练习生闯不进娱乐圈6年没收入有人解约失败只能做房屋中介、卖保

 

  “一般的练习生都是没有收入的,如果公司比较好,会发工资,大概就是3000元-5000元的水平,但是工资一般是要还的,所以练习生都处在一个打工还债的过程中,可能还不如一个正常打工人赚得多。”

  编者按:2021年5月,爱奇艺选秀综艺《青春有你3》因“倒奶事件”被紧急叫停,随后,腾讯、优酷等视频平台多档选秀综艺停止播出。一年以来,网络综艺格局生变、偶像练习生另觅出路、饭圈日渐低调。时代财经推出“偶像练习生去哪了”专题,呈现后选秀时代的行业图鉴。

  一方面,作为《偶像练习生》《创造营》等参赛选手的主要输出公司,乐华娱乐、香蕉娱乐、匠星娱乐等仍在继续训练生的招收与培养。根据今年3月乐华娱乐递交的招股书显示,公司现有58名签约艺人,以及80名参加训练计划的训练生。另一方面,年轻人还抱有成名的梦。

  去年12月,乐华娱乐推出女团NAME,成员金子涵、冯若航等曾在《青春有你2》中积累不少人气,但该女团出道后水花寥寥。随后,乐华娱乐另辟蹊径,面向韩国市场推出男团TEMPEST;香蕉娱乐则打造嘻哈女子团体MINT-X。源源不断的练习生们闯入偌大的娱乐圈。

  然而,相比公司背靠资本,尚有活路的训练生们,另外一些练习生们的处境更为艰难。北京某剧本杀门店,甚至将练习生兼职DM、客串NPC作为卖点。

  94年的傅晓曾经就是练习生中的一员,尽管赶上了选秀火热的那几年,在《青春有你》中露面,但他仍然选择和公司解约,转行成为一名时尚博主。他向时代财经透露,在北漂的6年时间内,他几乎没有收入。

  光鲜亮丽的娱乐圈像一座围城,里面的人想出去,外面的人想进来。与傅晓不同,00后的佳轩目前仍在这条路上坚持,训练5年后,她将和另外26人争夺一个7人团的出道席位。

  2018年,爱奇艺成为“第一个吃螃蟹的人”,推出的偶像男团竞演养成类真人秀节目《偶像练习生》爆火。次年,延续赛制规则,爱奇艺继续推出同类型节目《青春有你》,从合作的经纪公司或者练习生公司中选出100位参赛选手。

  依托彼时所在经纪公司的渠道,傅晓成为参赛选手之一,虽然止步于51名,但也因为节目积累了一定人气。

  回忆当年的参赛经历,傅晓坦言那是一个非常磨练意志力的过程,因为节目时间紧、任务重,几乎没有时间休息,而且强度非常大,还会面临一些突发状况。“我是学跳舞的,小时候已经很苦了,但跟参加节目比起来,跳舞吃的苦都不算什么了。”

  比赛结束后,傅晓也算正式进入娱乐圈,上综艺、拍剧是他的主要工作。2019年9月,曾供职于辽宁省芭蕾舞团的他,凭借良好的舞蹈功底,成为湖南卫视的《舞蹈风暴》的参赛者之一。

  2020年,疫情乍起,傅晓经历了传媒影视行业的寒冬,“行情非常差,大家出不去,也没什么新的项目开。”而现实生活中有点宅的他,对艺人经常出差的工作模式也逐渐感到厌倦,“艺人进组,至少2、3个月在酒店待着,不是很喜欢,所以决定转行。”在娱乐圈几年,傅晓最终选择结束和公司的合作(因经纪公司未履行合同义务,傅晓得以顺利解约),转行做起时尚博主。

  他告诉时代财经:“一般的练习生都是没有收入的,如果公司比较好,会给你发工资,3000元-5000元的水平,但是工资一般都是要还的,所以练习生都处在一个打工还债的过程中,可能还不如一个正常打工人赚得多。”然而,就算练习生挨到小有名气,可以拍戏,或者有剧小火的情况下,也挣不到太多钱,因为公司抽成很高。

  事实上,与傅晓一样选择转行的练习生并不少。“当时一起参加选秀的练习生,顺利解约、舞蹈比较好的几乎都转行做了舞蹈老师。”据傅晓透露,有些面临巨额赔偿、无法顺利解约的练习生,因为合约限制不能公开露面,无法从事新媒体相关工作,只能无奈转行,做跟原来完全不相关的行业,“我认识的人中,他们一般会选择房屋中介或者保险行业,其中也有参加选秀节目时名次还不错的。”

  如今,靠着时尚博主的工作,傅晓赚的比当练习生时多出不少,也有更多个人的时间。对于未来,他的规划是回到老家大连,在现在的身份之外,会考虑多运营一个居家博主的账号。“因为博主没有地域限制,所以可能会回老家,认清自己的方向,不会盲目追求一些达不到的事情。”

  回顾在娱乐圈的这几年,尽管没有带来太多物质上的回报,但某种程度上,傅晓并不认为那是一段被浪费的时间,“至少磨练了意志”。

  不过,他也对时代财经强调:“年纪小的人最好不要有以练习生为跳板出道这个想法,因为这个职业可能就是外表光鲜亮丽,但是可能连正常人的生活都过不了。”

  佳轩目前在一家公司做练习生,公司主推的是养成系偶像,00后的她边学习文化课边进行训练。她告诉时代财经,公司有专业的舞蹈和声乐老师上课,自己也会自费报课外的练习班。

  佳轩从4岁开始就学习跳舞,在进入现在的公司之前,一直在艺术学校学习,她表示,艺术学校完全是按照练习生的标准来培养他们的。选秀没有暂停之前,这也是她预想中的出道之路。

  不过,不同于市面上叫得上名号的乐华娱乐、时代峰峻等娱乐公司,佳轩所在的公司成立时间不久,规模比较小,在市场上的知名度不高。尽管如此,佳轩依旧对未来充满期待,“公司的训练时间是5年起步,如果有超强天赋,加上努力,或许可以提前出道,我们组目前是27个人争7个出道位。”

  训练之外,佳轩会抽空运营小红书账号,分享练习生生活,亦会通过直播的形式解答练习生相关问题。目前她的在小红书累计粉丝千人左右,“我是个性格比较好的人,经常会和粉丝像朋友一样交流。”虽然暂时还不能公开露面,但佳轩也会主动在社交媒体和粉丝互动。

  对于成团出道,尽管未知和不确定性很大,但佳轩从没有放弃的念头,“人生只有一次,青春也只有一次,我不想错过,也不可能让它错过。”她将王一博作为自己的方向,“王一博前辈特别厉害,我真的挺敬佩他的,了解了他之后,内心就有一个决定:我以后也要当王一博前辈这样的人。”

  虽然身边也有一些伙伴因为接受不了高强度训练想要放弃,但佳轩坚定地认为,“一旦出头了就一切都熬过来了,这可能也是我从小坚持到现在的原因吧”。

  不少在练习生阶段坚持的年轻人们,或许都怀抱着一夜成名的梦,但王一博毕竟是“可遇不可求”的存在。“过来人”傅晓也表示,一方面,相比日韩,国内的选秀市场不太成熟;另一方面,培养出一个王一博需要很多契机,比如令王一博出圈的是综艺《创造101》和电视剧《陈情令》的热播,但目前相关的综艺和同类型的影视剧题材都已被叫停。

  有人离开,有人想进来,也有半只脚已经踏入娱乐圈的练习生在等待一个爆红的机会,曾经,选秀综艺就是这样的契机。

  但随着选秀综艺的全面叫停,练习生们只能另觅他途。如今,背靠头部经纪公司的练习生们,尚有机会在其他综艺露面,或者拍摄小成本网剧。

  优酷正在播出的《了不起舞社》就是一档练习生齐聚的综艺。乐华娱乐旗下艺人程潇是节目主理人,公司训练生周心语通过这档节目首次亮相出道,同时旗下女团NAME成员龙韵竹亦获得参赛机会。NAME另一位成员金子涵则进组《完美的夏天》,开启首次拍戏之旅。

  另据时代财经了解,2022年4月20日,张艺兴的练习生公司——长沙染色体娱乐集团有限公司结束了新一轮的练习生报名。据传,张艺兴目前正在挑选剧本,之后将带着旗下练习生一起进组。

  时代峰峻旗下练习生丁程鑫目前手握湖南卫视《你好,星期六》、《花儿与少年4》两部重量级综艺,宋亚轩亦常驻浙江卫视《王牌对王牌》。

  5月30日,网络综艺《闪亮的日子》举办线上直播招商会,该节目是一档聚焦当代独居年轻人的生活观察类综艺,每集15分钟,嘉宾王晨艺、赵让、高秋梓等都曾参加过选秀节目。其中,高秋梓、王晨艺等虽未成功出道,但也属于人气选手。目前,《闪亮的日子》第二季已经登录芒果TV和腾讯视频。

  该综艺出品方大千影业CEO赵林林对时代财经透露:“在筹备节目的过程中,会接到很多公司投过来的练习生简历,有出道的,也有没出道的。”

  他本人更倾向于选秀艺人作为节目嘉宾,“我们节目会选择一些选秀出来的艺人,因为他们有一定的基础粉丝量。节目设定是会员观看,所以需要一个起始点以及观众基础盘,不可能都是素人。”

  在当下选秀暂停、综艺节目招商难的大环境之下,积攒了一些知名度、或者背靠大公司的练习生们,仍然还有露脸的机会,但是仅凭梦想作为支撑的素人练习生们,处境或许会更加艰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