野生的赞丽不如天贵文交所香港大公文交所被调查已停盘

 

  赞丽用户在几条自媒体舔狗的反复洗脑下,越来越发神经病了,前天开始联想张铁混迹于天贵集团文交所的事情,嚷嚷赞丽挂钩文交所,这脑洞大到这个程度,洗脑水平确实高啊。

  结果今天赞丽直接回复辟谣信息,这脸打的是生疼,感情赞丽是野生的,完全不受张铁待见了,生怕干扰了自己混别的盘子。

  哪怕是沾了个边儿的天贵交易所,也比赞丽要更加被重视,无视赞丽破罐子破摔的心态,已经呼之欲出了。

  至于赞丽铁粉抱团自己给自己洗脑的事儿,那都是活该,这时候还看不懂节奏那真是蠢到极点了。

  也不知道他们识不识字,文交所怎么和赞丽挂钩扯淡的,仅仅凭着张铁去站台就能这么发挥想象力,可见赞丽韭菜已经抓狂到极点了,靠谱的不靠谱的都生拉硬扯,连自己人都说洗脑严重。

  最后疯狂的抄底声音,还在一浪又一浪,最终沉淀下来的,就是那些缺乏信息渠道的老年人了。

  扯到天贵文交所,现在还看不明白具体路数,这事儿,最新的消息里可对比的就是大公交易所,正好前段时间收到大公交易所的消息。

  前年和生佛第一波热度时,去混了一次和几个大公头头聊,当时发现路数有问题,对金融的看法里缺乏基础,内部认知不太合常理,虽然全合规情况下大框架风险极小,管理和发展上有股子说不出的熟悉的味儿,一直没琢磨明白,这种圈子混少了,缺乏精确辨别能力,不过从舆论表现来看,公关认知确实渣到粉末级。

  这一批大公里,很多人都是陆羽茶交所过来的,有江湖朋友于是我就逗了一会儿,这些人平均损失十几万,即便这样到现在陆羽还没倒,我也是有点奇怪,只是太烂的盘子会恶心自己,也懒得去下心思。

  前些天,有信息说大公交易所前段时间被调查,具体原因和结果尚不清晰,确认的信息是,有人已经被执法机关控制,停盘状态。

  混完大公交易所回来后,留了些心思观察各路交易所,现状下灰色空间最多的地方,就是各种金融交易所,加上币圈歇菜和洗脑惯性,交易所大概率是未来庞氏主战场。

  尽管相关监管习惯和法律我并不熟悉,这种欲望燃烧的气息我是很敏感的,浓浓的韭菜烧烤味儿,不过现在得控制自己别上头,还没到开启新战场的节点。

  靠“配音兼职”真能“月入过万”吗?我们揭秘后,发现原来是这种套路→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